首页 散文大全 经典语录 励志故事 学习资料 网名大全 游戏名字 周公解梦 十二生肖 笑话大全 十二星座 个性签名 说说大全
  • 散文大全
  • 经典语录
  • 励志故事
  • 学习资料
  • 网名大全
  • 游戏名字
  • 周公解梦
  • 十二生肖
  • 笑话大全
  • 十二星座
  • 个性签名
  • 说说大全
  • 范文大全
  • 创业指南
  • 致富视频
  • [逃离妓院之后]埃塞俄比亚

    时间:2019-04-06 02:46:47 来源:有好资料网 本文已影响 有好资料网手机站

    相关热词搜索:妓院 逃离

      福比冈吉镇的红灯区其实没有红灯,因为那里根本没有电。妓院只是以泥砖为墙的家庭宅院,再独立搭盖几间茅屋给嫖客使用。在这个靠近尼泊尔边境的北印度穷乡僻壤,除了性交易之外,没有什么其他的商业活动。
      30多岁、褐色皮肤的漂亮女人米娜・哈希纳走过来时,路上的小孩都停止玩耍,瞪着她瞧,大人也停下脚步,对她怒目而视。米娜眼神温暖,漫步在鄙视她的人群之中,显得从容淡定。
      
      妓院生子
      米娜多年来都在纳特部族所经营的妓院里卖淫。纳特是控制当地性交易的低种姓阶级部族,传统上从事卖淫,也喜欢犯一些不甚严重的罪行。他们是横跨两代的卖淫世家,即,母亲自己卖淫,把女儿养大,做同样的事。
      米娜出生于贫穷人家,八九岁时被卖到纳特部族,先被带到乡下的一间房子――妓院老板把青春期前的女孩养在那里,直到她们成熟到能够吸引嫖客。12岁时,米娜被带到妓院接客。
      妓院经营模式的一个基本要素,是通过羞辱、性侵、威胁和暴力来蹂躏女孩的心灵。比如有个15岁的泰国女孩,在破身之日被迫吞食狗屎,以粉碎她的自尊心。女孩一旦遭到身心蹂躏,惊惧恐慌,所有逃走的企图都会烟消云散,这时要控制她,就不再需要暴力,她会主动对路人微笑、抛媚眼,试着把他们拉进妓院。
      米娜所在的妓院里,暴君是该家族的女家长阿伊奴,一个心狠手辣的女人,对可怜的女孩们动辄毒打。这里没人使用安全套,也从没做过艾滋病毒筛检。当米娜知道自己怀孕时,心情瞬间跌入谷底:“我不要生孩子,我的人生已经浪费了,不能再浪费另一个生命。”但就像印度的许多妓院一样,阿伊奴喜欢手下的女孩怀孕,认为这是繁殖新一代奴隶的大好机会――孩子长大后,女的成为娼妓,男的成为杂工。
      米娜生下一名女婴,取名奈娜,出生不久,就被阿伊奴带走了。后来米娜又生了儿子维瓦克,也很快被带走。孩子牵制了米娜,她曾帮13名女孩逃脱,自己却没有逃走,都是因为舍不得孩子。
      
      逃出魔窟
      警方很难成为女孩们的救星,因为警察定期光顾妓院,而且得到免费服务。然而米娜是如此绝望,有一天,她忍不住又溜出去到警察局求救。
      “有人逼我卖淫,”米娜对一脸错愕的值班警察说,“他们把我打得很惨,而且把我的孩子当作人质。”众多警察都跑出来,观看这难得一见的场面,冷嘲热讽地赶她回去。“你来这里还真有胆啊!”一名警察斥责她。
      最后,警方不得已,要求妓院承诺不再打她,才把她送回去。老板没有立刻处罚她,但是一个善良的邻居警告米娜,为了杀鸡儆猴,老板决定干掉她。
      米娜担心自己性命不保,只好抛下孩子逃出妓院,搭了好几个小时的火车逃到福比冈吉镇。然而,阿伊奴的儿子马奴桀很快追来。他把米娜毒打了一顿,不想带她回去惹麻烦,就把她留在福比冈吉镇,前提是米娜必须继续卖淫,并且把赚来的钱交给他。米娜被迫同意。
      每次马奴桀到福比冈吉镇收钱,都嫌米娜给的少,并以此为由毒打她。有一次,他把米娜摔到地上,用皮带狠狠地抽她。这时,一名当地男子看不下去了:“你已经把她的身子压榨成这副德行了,为什么还要把她往死里打呢?”真是太阳打西边出来了,以往从来没人管这种事。马奴桀停止鞭打,退后让开。
      米娜对这位名叫库德兹的药剂师心生好感,后来发现两人住得很近。这次事件让他们产生了情谊,后来库德兹向米娜求婚,她开心地接受了。
      马奴桀听说后不禁勃然大怒,提出支付库德兹10万卢比(约2500美元),要求他放弃米娜――这在当地可不是个小数目。但库德兹对这笔钱不屑一顾:“就算你给我25万卢比,我也不会放弃她!”
      
      母子团聚
      婚后的生活条件明显改善,米娜又生了两个女儿,但她忘不了留在妓院的两个孩子,经常搭5小时公车回到阿伊奴的妓院,站在门外,恳求他们把孩子还给她。可是,对方不但不让她进门,还用鞭子打了她一顿。
      警察不理睬她,妓院老板威胁要杀她,甚至扬言要绑架她的两个小女儿,然后卖到妓院去。有一次,两个流氓出现在米娜家里,要把两个女儿带走,库德兹抓起一把刀才赶走他们。
      米娜天天为几个孩子的安危而惊恐不安。奈娜即将进入青春期,很快就会被推入市场,她该怎么办?
      奈娜和维瓦克在虐待中长大,没上过学,没看过医生,也很少踏出妓院。他们不清楚亲生父母是谁,管阿伊奴的儿子维那得叫爸爸。当奈娜想去上学时,维那得直言不讳地说:“你得乖乖听我的话,因为我是你的主人。”
      有时候,姐弟俩会听到米娜在门外呼喊他们的名字。有一次,米娜看到奈娜,告诉她:“我是你妈妈!”“才怪!”奈娜说,“嫔姬才是我妈妈。”但邻居偷偷告诉她,米娜才是她的亲妈。
      当奈娜12岁时,老板要她在一名年纪较大的男人面前走步,这让她相当不自在。两三天之后,“妈妈”叫奈娜洗澡,带她去市场,买好看的衣服和一只鼻环给她穿戴。“我问她为什么要买这些东西给我时,她开始骂我。她说那男人说什么,我都要乖乖照做,因为‘你爸爸已经跟那个男人收了钱’。”
      维瓦克对姐姐的未来既愤怒又恐惧,认为惟一的希望就是逃离妓院,去找到那位自称是他们母亲的女子。他打听到,那名女子叫米娜,住在福比冈吉镇。一天早上,他逃到火车站,用奈娜得到的小费买了一张车票。
      到了福比冈吉镇,走了好长一段路、转错了许多街巷之后,他终于接近米娜家了,放声叫道:“米娜!米娜!”一个女子从小屋走出来,惊讶地打量着他。两人互望好一阵子,最后米娜吃惊地问:“你是维瓦克?”
      得知奈娜的情况后,米娜决心挽救女儿。她注意到,打击性奴役的“世界自救妇女”组织在镇上开设了一间办公室,便第一个冲进去:“求求你,帮我把女儿救回来!”
      在“世界自救妇女”组织创办人卢琪拉・古塔的敦促下,比哈尔邦警方破天荒地突击检查了妓院,他们破门而入,找到已经被人下了药的奈娜,并带往警局。随后,“世界自救妇女”组织把奈娜送到加尔各答的医院,接受重度创伤和吗啡瘾的治疗。
      
      还有路走
      但是在福比冈吉镇,米娜一家人的日子变得更加困苦且危机四伏:在“世界自救妇女”组织办事处工作的一名年轻男子遇刺;米娜和两个大孩子被视为可耻人物,两个小女儿也受到威胁……尽管如此,米娜走在街上依然神色自若,认为自己要是惊惶失措,那才叫好笑。
      “他们善恶不分,”米娜提到当地居民时,轻蔑地说,“他们可能不屑跟我说话,但我知道什么是正确的,我择善固执。只要我一息尚存,我绝不接受自己或孩子卖淫。”
      如今,米娜在镇上担任社区组织干部,试着劝阻父母把女儿送去卖淫,呼吁他们给予孩子教育。过了一阵子,大家对于她的厌恶降低了一些,但依然认为她咄咄逼人,缺乏女性温柔的气质。
      “世界自救妇女”组织在比哈尔邦开办了寄宿学校,米娜的孩子被安置在那里。奈娜目前正在该校就读,她希望自己有朝一日成为老师。

    • 范文大全
    • 说说大全
    • 学习资料
    • 语录
    • 生肖
    • 解梦
    • 十二星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