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散文大全 经典语录 励志故事 学习资料 网名大全 游戏名字 周公解梦 十二生肖 笑话大全 十二星座 个性签名 说说大全
  • 散文大全
  • 经典语录
  • 励志故事
  • 学习资料
  • 网名大全
  • 游戏名字
  • 周公解梦
  • 十二生肖
  • 笑话大全
  • 十二星座
  • 个性签名
  • 说说大全
  • 范文大全
  • 创业指南
  • 致富视频
  • 【姐姐失足“色情迪拜”!硬骨头妹妹打工来救你】 迪拜色情一般多少钱

    时间:2019-03-16 02:44:34 来源:有好资料网 本文已影响 有好资料网手机站

    相关热词搜索:硬骨头 失足 救你 迪拜

      2012年1月初,网上曝出一条引起天下哗然的新闻:年轻女性去阿联酋的迪拜旅游时,要多交400元特别签证费,理由是有中国女子去那边卖淫。此事引起了很多中国网友不满,旅行社则称这是行业“潜规则”,因为确有女游客滞留在迪拜卖淫,旅行社经常因此被重罚,只能让游客“平摊”被罚费用……
      迪拜除了以繁华富有闻名全球外,色情业也十分发达。有一个东北女孩,曾为供妹妹上大学去迪拜打工,谁料其间遭人算计,不仅欠下巨债,还被逼卖淫!为了拯救姐姐,大学毕业不久的妹妹独闯迪拜,她像一个孤胆侠女,抵制住各种诱惑,依靠自己的胆识和智慧奋力打拼3年多,最终替姐姐还清了巨债。2012年春节前夕,历尽艰险的她将姐姐“解救”回国,与父母幸福团聚。
      近日,记者在广州采访了刚回国的姐妹俩――
      姐妹情深!
      妹妹勇闯迪拜寻找失足姐姐
      孙琦1984年出生于黑龙江省哈尔滨市通河县农村,姐姐孙丽大她2岁。由于家境贫寒,她们的父母长期在广州打工,姐妹俩相依为命,感情很深。
      为了减轻父母的负担,挣钱供妹妹读书,孙丽初中毕业那年,主动辍学去哈尔滨打工。她应聘到哈尔滨的一家酒店做服务员,此后,她每月工资都用于妹妹的学费和家里开支。对于姐姐的付出,孙琦感激涕零。
      2003年夏,孙琦考上了广东外语外贸大学。当时,家里正在修新房,再加上妹妹的学费是一笔巨大的开支,孙丽感到沉重的压力。这年10月,哈尔滨一家劳务输出公司要招一批酒店服务员去迪拜工作,待遇优厚,21岁的孙丽便不顾家人的反对报了名。
      2003年底,孙丽和段娜等几名东北女孩一起去了迪拜,此后,她每月都定时汇钱回家。她常常在电话里鼓励妹妹:“你一定要学好英语,我就是不懂英语,不然可以挣更多的钱。以后有机会,你也来迪拜工作,这里太繁华了……”孙丽还寄回了很多照片,看着姐姐在美轮美奂的棕榈岛、全世界最昂贵的帆船酒店的留影,孙琦深受鼓舞,在大学里苦学英语、外贸等方面的知识。
      2007年底,孙丽连续两个月没跟家里联系。正在孙琦心焦不已的时候,2008年初,她突然接到了段娜的电话:“我刚从迪拜回来,你姐姐在那边被逼迫卖淫,还欠了别人好多钱!……”
      孙琦和父母吓坏了,他们请求段娜带他们去迪拜寻找孙丽,可段娜说:“这辈子我都不会再去那个鬼地方了!”她挂断了电话,再也联系不上。
      孙家二老急得抱头痛哭,而孙琦经过一夜考虑,决定亲自去迪拜寻找姐姐!当时,她已毕业半年,在广州做服装外贸员,待遇不错,还和一个名叫阿铭的广州男孩在热恋。但是,姐姐有难,她无法坐视不理。2008年5月,她办理好个人旅游签证后,来到了迪拜。由于旅游签证只有30天有效期,她决定先找一份工作,稳定下来再寻找姐姐。
      可在异国找工作谈何容易?一连十几天,孙琦屡屡碰壁。而迪拜的住房费用很高,住酒店每晚得1000迪拉姆(约2000元人民币)。她只好到廉价旅馆里租床位,一间屋子大概有10个床位,每月价格是800~1400元人民币。
      到迪拜的第25天,就在孙琦即将绝望的时候,男友阿铭终于给她带来了好消息――广州一家服装公司驻迪拜办事处急需招聘一名贸易业务员。原来,孙琦去迪拜后,阿铭一直通过人才市场、网络招聘等帮她搜集信息。由于他事先跟广州那家服装公司沟通过,孙琦很顺利地应聘到该公司迪拜办事处上班,并办理了有效期为2年的工作签证。从此,孙琦每天早出晚归,一边跑业务,一边打听姐姐的消息。后来,有好心人建议她去大使馆登记寻人启事,因为只要孙丽还在迪拜,必然会去那里续办签证。
      万分痛心!
      失足姐姐竟破罐子破摔
      2008年6月底的一天下午,孙琦果然接到了大使馆的电话,通知她孙丽正在那里续办签证。姐妹相见,彼此都激动得潸然泪下。在妹妹的追问下,孙丽含泪说出了自己的遭遇――
      原来,孙丽到迪拜后,头3年一直在君翔酒店打工。但2007年5月,君翔酒店突然倒闭了。其他的老乡都在劳务公司的安排下回国了,孙丽和段娜却想多挣点钱,决定留下来继续打工。她俩通过中介应聘到一家新建的酒店上班,老板是当地人,名叫Naky。
      不久,Naky要求孙丽、段娜以及其他20多名来自俄罗斯、越南等国家的女服务员,各购买一套酒店公寓。他声称这样做是为了培养一批忠实的酒店骨干。每套公寓总价100万迪拉姆(约200万元人民币),每名女服务员可以只先交10万迪拉姆,再由Naky垫付4成,其余5成从银行贷款。Naky还承诺,只要买了公寓,将和她们签订10年劳务合同。
      由于那些公寓比市场价低不少,段娜和其他外国女孩手头也都有一二十万积蓄,所以她们纷纷跟Naky签订了合同。可是,孙丽这些年挣的钱大多帮衬家里了,手头只有5万迪拉姆。段娜劝她说:“你找老板多借5万吧!你今年都25岁了,还不为自己想想!”
      当时,迪拜的房产十分红火,楼价半年就能翻倍。孙丽自然也想发财,加上Naky放出话说,如果不买公寓,就辞职走人。她怕失业,更不愿放弃这么好的机会,最终也咬牙购买了一套公寓。这样,她借了Naky45万迪拉姆,还从银行贷了50万迪拉姆。而当时她的月薪是1万迪拉姆,Naky每月直接从她的工资里扣掉3000迪拉姆还债,她还要拿出4000迪拉姆还银行贷款,剩下的由她自己支配。
      孙丽算了一下,自己只需坚持工作10年,便可供完房款。这令她很兴奋,常常和段娜一起畅想美好未来:在迪拜找个男朋友,结婚成家……然而,她们万万没想到,接下来是一个又一个的陷阱!2007年8月,Naky突然向孙丽等20余名女服务员宣布,由于酒店生意不太好,她们必须搞“促销”,即向客户提供性服务。一开始,孙丽等人都不服从,Naky便以各种理由大幅度减薪,令她们无力再供房。一个越南女孩哭着抗议说:“我宁愿不要房子也不卖身!”Naky恐吓她道:“你不要房子可以,欠我的40万必须马上还清,否则你就等着坐牢吧!”还有个非洲女孩想跑,被Naky的手下抓回来打了个半死。一次,非洲女孩偷偷报了警,说Naky逼她卖淫,可Naky“神通广大”,警察不仅没调查他,反而以涉嫌卖淫的罪名将非洲女孩关押了15天。回来后她还是得乖乖地到Naky的酒店上班,按合同还债。
      种种反抗以失败告终后,大家绝望了。一个俄罗斯女孩无奈带头搞起了“促销”,Naky立刻给她加薪。渐渐地,非洲女孩、越南女孩、段娜等人也屈服了。2007年10月,孙丽也沦为了卖淫女。被人玷污的那晚,她在自己的公寓里号啕痛哭,她觉得对不起家人,又无法回国,从此不敢跟家人联系。
      2008年1月,Naky的酒店突然来了一帮警察,将正在卖淫的孙丽等人抓走,酒店也因为从事色情生意被关闭整顿。这样一来,孙丽等人与Naky签订的10年劳务合同便作废了,但她们与银行、Naky的借贷协议却是合法的,必须还钱。在迪拜,如果外国人犯了卖淫、盗窃等罪,通常得坐1至数月牢,然后被遣返回国;但如果还欠了债,就不能回国,坐牢出来后必须挣钱还清债务,或者让家属拿钱来“赎人”,否则只能因“欠债罪”再次被关进牢狱。
      孙丽等人坐牢后,由于没有收入,还不起房贷,银行收回了她们的房子并转卖。即便如此,她们仍然欠着Naky的债务。段娜坐牢后,害怕极了,赶紧通知了家人。不久,她的父母就筹足了钱,来到迪拜“赎”她。2008年1月底,她回国后及时通知了孙丽的家人,但因为这事极不光彩,她也不愿多说。
      孙丽知道家里穷,不可能帮她还债,所以不敢与家人联系。2008年5月初,孙丽等人出狱了,而此时Naky的酒店已重新开业,他立刻派手下将这些女孩“接”回酒店继续上班。监狱生活让女孩们后怕不已,她们只想努力工作还清债务后早日回国。就这样,她们又落入了Naky的魔爪……
      听完姐姐的诉说,孙琦既愤怒又痛心,直骂姐姐太傻了。孙丽含泪叹息道:“事已至此,我还能怎样?”她告诉妹妹,事后,她和其他女孩怀疑Naky是与房产开发商、银行甚至警察串通一气来算计她们的,因为她们坐牢不到两个月,Naky的酒店就又重新开起来了。可是,她们醒悟得太晚了……
      姐妹俩聊了整整一下午。傍晚时分,孙丽要回酒店上班,孙琦急得拉住她,不让她走。孙丽却哭道:“我能怎么办?我欠他40多万迪拉姆,加上利息,差不多100万元人民币呀!”孙琦咬牙道:“咱不怕!你重新找份正当的工作,我们姐妹俩一起慢慢还!”孙丽不愿连累妹妹,用力推开她说:“我的事不要你管!”看着姐姐飞奔离开,孙琦痛哭失声……
      孙琦想通过法律手段为姐姐挽回局面,可她在迪拜咨询了很多律师,谁也不愿接手。一位华裔律师分析道:“你说Naky、开发商、银行和警察都是一伙,即便如此,他们也做得天衣无缝,你没有任何证据。如果你投诉Naky逼迫你姐姐她们卖淫,Naky完全可以说是她们自愿的,这样,她们就会因卖淫再次坐牢,出来后还得还债。如此恶性循环下去,永无宁日……”他告诉孙琦,在迪拜有很多这样的财富圈套,而目前唯一的办法就是尽快还清债务,跳出陷阱。
      誓死拯救!
      勇敢妹妹替姐还债100万
      无奈,孙琦只有接受现实,努力打工还债。为了帮姐姐走回正路,2008年底,她在一个中国人开的小超市给姐姐找了一份服务员的工作。但孙丽听说月薪只有2000迪拉姆,便断然拒绝了,“我反正已经不干净了,不如多挣点钱,早点把债还清。”
      孙琦痛心之余,暗暗发誓,一定要努力挣钱,拯救姐姐!可当时,由于美国金融危机的影响,迪拜经济也遭遇重创,她供职的服装公司的业务量急剧下降,她的薪水从以前的上万迪拉姆跌到几千。她心急如焚,绞尽脑汁地寻找赚钱的机会。2009年2月,学国际贸易的她向老板提出,把业务扩展到迪拜附近的沙特、伊朗、阿曼等国家。老板同意后,她便孤身前往这些地方开拓市场。这是一段极其艰苦的日子,她住着最便宜的旅馆,卫生条件极差。一次,在沙特待了几天后,她被一种吸血的臭虫咬了,回迪拜后满身都是红色的斑点,又疼又痒,一抓就流脓流血。孙丽得知后,心疼地说:“你别为我吃苦了,回国吧!”
      可孙琦怎么也不肯扔下姐姐不管。奋力拼搏几个月后,她为公司做出了巨大的业绩,老板提升她为销售经理,月收入又有了1万多迪拉姆。与此同时,她还利用晚上和周末时间,到迪拜一家中英文网站兼职做翻译,每月也能挣一两千迪拉姆。一到月底,她都会拿至少1万迪拉姆交给姐姐还债。每当此时,孙丽都哽咽着不知道说什么好,她唯有拼命挣钱,争取早日和妹妹一起回国。
      2009年11月底,孙琦竟得知姐姐被Naky带到巴林(中东的一个小岛国)去了。原来,由于迪拜那段时间发生了债务危机,酒店生意不太好,Naky便带她们去巴林等附近的国家卖淫,而她们为了还债,只有服从。
      孙琦愤怒不已。为了让姐姐摆脱Naky的掌控,她几次找Naky谈判。最终,在她的担保下,Naky同意孙丽离开酒店,但在债务还清前不许离开迪拜。不久,孙丽进了一家商场打工。可是,这里工资太低了。为了早点把债还清,她晚上又偷偷到酒吧、旅馆、按摩院等地方接客。但在这些地方交易,每次只能赚几十迪拉姆,比以前在酒店赚的少多了。所以,她索性又进了另一家酒店上班。
      见姐姐破罐子破摔,孙琦欲哭无泪。为了姐姐,她不仅付出了巨大的心血,而且渐渐“声名狼藉”。2010年9月的一天深夜,她从网站加班回家,在一条偏僻的小巷里,有个阿拉伯男人突然跳出来拦住她,嬉皮笑脸地说:“100迪拉姆,怎样?比上次多一倍!”原来,对方竟把她当成了孙丽!孙琦惊慌失措,大声呼救,最后才在路人的帮助下逃离险境。
      后来,孙琦又遭遇过几次类似的情况。她渐渐明白,很多外国人对在迪拜打工生活的中国女子有偏见,更让孙琦痛苦的是,老家竟传出了她们姐妹俩一起在迪拜卖身的谣言。在广州打工的父母感到无脸见人,不敢回老家,还气得差点儿寻短见。最后就连阿铭也不信任她了,于2010年底向她提出了分手。
      屋漏偏逢连夜雨。2011年1月,公司老板听说传言后,竟辞退了孙琦!因为在迪拜,有的打工妹、女白领为了钱,白天上班晚上兼职卖淫,她们一旦出事,公司就要承担责任,被重罚甚至吊销营业执照。遭此冤屈,孙琦气得大病一场,甚至一度觉得自己活不下去了。可是,当Naky的催债电话打来,她又不得不打起精神:为了姐姐,为了一家人团聚,一定要坚持住!
      2011年2月,孙琦又应聘到迪拜国际服装城的一家德国女性服装品牌公司当市场拓展部经理。由于她以前积累了很多客户资源,头三个月干得十分顺利。但2011年6月,老板竟要她带几个员工去正处于战乱中的利比亚建立分公司、抢占市场!
      为了保住工作,孙琦只好领着下属们去了利比亚首都的黎波里。8月下旬,当地的反对派武装人员攻入的黎波里后,整个城区乱成一锅粥。一天,孙琦刚走出办公室,就看见几个暴乱分子往附近的民警亭丢自制炸弹,砰的一声,溅飞的玻璃碎片划破了她的脸,顿时鲜血直流……受伤后,孙琦将分公司交给新招聘的利比亚员工打理,然后回到迪拜休养。孙丽又惊又怕,让妹妹立刻辞职,可孙琦却说:“再坚持半年吧,年底我们就能还清债务了!”此后,她依然不顾危险地每月去利比亚出差十几天,指导下属工作、联系客户等。
      功夫不负有心人。2011年10月,利比亚全国解放,政局稳定,孙琦开拓的当地服装市场也迅速红火。由于工作出色,她被公司提升为中东及非洲地区业务总监,年薪20万迪拉姆。
      12月底,孙琦终于帮姐姐还清了近100万元人民币债务!把最后一笔钱交给Naky后,孙琦和姐姐抱头痛哭了一场。孙琦说:“噩梦结束了,我们终于可以回家了!”孙丽则哭着反复念叨:“是我拖累了你,我错了……”
      此时,孙琦最迫切的愿望就是带姐姐回家,从此一家人再不分离。因此,她不顾老板的挽留,毅然辞掉了那份待遇优厚的工作。2012年1月7日,姐妹俩一同从迪拜飞抵广州,见到了朝思暮想的父母。孙丽跪在二老面前,泪如泉涌,“爸,妈,我对不起你们,也拖累了妹妹。请你们放心,从今以后我一定好好做人……”两位老人禁不住老泪纵横。
      姐妹俩的命运令人感叹,也让人感动。孙丽原本是一个善良、勤奋的女孩,为家人付出了很多。可是,她的单纯天真和人性中贪心的一面,使得她难以分辨花花世界的复杂性和繁华背后的重重陷阱,更难以抵御诱惑,因此在国外失足堕落,历经坎坷。所幸温暖的亲情拯救了她,让她明白了堂堂正正做人是多么重要;而妹妹孙琦勇敢、智慧、有情有义,敢于面对现实、挑战挫折,她不仅拯救了姐姐,也谱写了一曲回肠荡气的励志之歌!让我们祝愿这姐妹俩从此告别苦难,开始新的生活!
      【相关链接】迪拜“情色乱象”
      迪拜酋长国是阿拉伯联合酋长国的第二大酋长国,迪拜市也是阿联酋第二大城市,被誉为海湾的明珠,表面上社会风气保守,但实际上,迪拜的色情行业十分发达,酒店、夜总会内挤满了来自世界各地的妓女,她们的顾客不乏达官贵人和警方高层。这是因为:首先,迪拜靠石油、贸易、房产、金融等经济产业迅速崛起,大部分人口都是来自世界各国的生意人,单身男性比例极高,生理需求“旺盛”;其次,迪拜旅游业发达,吸引了世界各地崇尚浪漫、寻找刺激的人士;最后,迪拜为了吸纳世界投资和人才,办理签证相对容易,过境旅客可以在机场入关时获得长达30天的临时落地签证。这让世界各地的小姐们钻了空子,她们可以利用这30天的短期临时签证做跳板,通过搞假证、找假工作、或找假担保人等方式获得中长期签证,得以从事色情业。
      对于这种现象,迪拜政府采取了不少措施,比如抓捕卖淫者,尤其外国妓女,罚款、坐牢是常事,还有就是提高对30岁左右外国年轻女性的签证办理门槛。但即便如此,迪拜的色情业依旧猖獗。因此,在繁华富有的背后,也隐藏着种种矛盾和凶险。去这样的环境中工作和生活,朋友们一定要小心谨慎!(因涉及隐私,文中人名均作了化名处理)

    • 范文大全
    • 说说大全
    • 学习资料
    • 语录
    • 生肖
    • 解梦
    • 十二星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