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散文大全 经典语录 励志故事 学习资料 网名大全 游戏名字 周公解梦 十二生肖 笑话大全 十二星座 个性签名 说说大全
  • 散文大全
  • 经典语录
  • 励志故事
  • 学习资料
  • 网名大全
  • 游戏名字
  • 周公解梦
  • 十二生肖
  • 笑话大全
  • 十二星座
  • 个性签名
  • 说说大全
  • 范文大全
  • 创业指南
  • 致富视频
  • 小保姆的秘密性事【雇主家里安“监控”:小保姆“性事”曝光怒上法庭】

    时间:2019-04-14 02:50:07 来源:有好资料网 本文已影响 有好资料网手机站

    相关热词搜索:雇主 法庭 性事 小保姆

      已婚保姆徐玉芳趁雇主不在家时,多次同丈夫在雇主家里过夫妻生活。雇主后来偷偷安装摄像头监控,终于抓了“现行”,并将徐玉芳辞退,同时将这件事情对外进行了宣扬。徐玉芳认为自己人格尊严遭到损害,一怒之下将雇主告上了法庭……
      
      已婚保姆冒险在雇主家里做爱
      
      徐玉芳1982年出生于河南省商丘市民权县龙塘镇吴堂村。2004年9月,徐玉芳和邻村青年齐树新结婚。第二年儿子齐小军的到来,为这个小家庭带来了不少欢乐,但家里的开支也越来越大,常常入不敷出,他俩便决定将儿子交给奶奶代养,夫妻俩一起到郑州打工。
      2006年10月,徐玉芳和丈夫到了郑州。齐树新幸运地在二七区一个工地上找到了活干,徐玉芳则向二七区诚信家政服务公司交了200元进行登记,希望能找到一份保姆工作。两天后,家政服务公司就给了答复,说一位姓刘的雇主需要一名保姆,让徐玉芳去面试。
      10月10日,徐玉芳根据家政服务公司提供的地址,找到二七区黄庄小区雇主家。通过女主人张惠的简单介绍,徐玉芳得知男主人叫刘军,夫妻俩共同经营着一家中型化工厂,有一个上小学二年级的儿子叫刘春豪。徐玉芳的任务除了做好日常家务,就只是接送孩子上学,月薪900元。徐玉芳从小在家做惯了家务,觉得做这样的保姆真是太简单了。为了博得主人的欢喜,她当即就麻利地忙了起来,拖地、擦窗户、洗衣服,刚才还凌乱的家很快就被她整理得焕然一新。傍晚,将刘春豪从学校接回来后,她又费尽心思做了几道自己拿手的家常菜。忙了一天的张惠夫妇吃着可口的饭菜,果然对她赞不绝口。张惠还在饭桌上向徐玉芳承诺道:“你只要做得好,待遇上还会有提高。”这么快就赢得雇主的喜爱,徐玉芳打心眼儿里高兴,她决心好好干,不辜负主人对自己的厚望。
      此后的1个月里,徐玉芳除了每天把房间收拾干净,变着花样做菜外,还从刘春豪的成长需要着想,专门学了几种儿童营养套餐。渐渐地,张惠夫妇有些离不开她了,刘春豪也对她这个“全能保姆”产生了依赖心理。3个月后,张惠为徐玉芳每月增加了100元工资,同时为了方便联系,张惠夫妇还专门把家里一个闲置的手机配给了徐玉芳。
      在这样的雇主家,徐玉芳的保姆工作干得非常顺利。苦恼的是,她和丈夫自从来到郑州后,因为没有共同的住所,连夫妻生活都没法过。好几次见面后,他们也只是在公园聊一会儿天,以慰藉相思之苦。因此,拿到第一个月工资的那天,徐玉芳给丈夫打电话,兴奋地说:“树新,今天我拿了工钱!正好张惠一家三口都去亲戚家了,今天不回来。咱们今天出去开回荤,去旅社住上一晚!”电话那头的齐树新连声说好。
      晚上7点,徐玉芳收拾好雇主的家后,就去丈夫的工地等待他收工。一个多小时后,齐树新激动地从工地冲了出来,与她抱成一团。顾不上吃饭,他俩连忙来到位于二七区学院路附近的知春宾馆,抑制不住激动地询问房价。招待所老板看了看他们,说:“优惠价120元一晚。”一听优惠价都这么贵,徐玉芳连忙拽了拽齐树新,示意让他去问另一家。可是,他俩接连问了七八家,最便宜的房价每晚也不低于70元。
      看着丈夫没有了先前的兴奋,一副失落的样子,徐玉芳心里很不是滋味,她想:我们这样的夫妻在外打工真难,连过一次夫妻生活都这么不容易!她对齐树新说:“树新,要不咱们就去住一晚吧。”齐树新却说:“70元够给娃儿添好几件新衣裳呢!这钱花得不值!”徐玉芳听罢,心里更不是滋味。就在这时,她的手机响了。电话是张惠打来的,说他们可能明天晚上才能回,叮嘱徐玉芳明天早上去小孩学校帮忙请个假。接完电话,徐玉芳突然舒展了眉头,神秘地对丈夫说:“树新,他们一家三口明天晚上才回。要不,今天晚上去我那儿?”齐树新忙问:“不会有问题吧?”徐玉芳嗫嚅着说:“如果不被发现,应该不会有问题的。”她也不知道这样做是否合适,只知道自己和丈夫无处可去。最终,他俩抱着侥幸的心理,去了张惠夫妇家。
      进屋后,齐树新就一把抱住了徐玉芳……事后,徐玉芳有些忐忑不安,感觉自己这样做有些对不起信任自己的张惠。但是再看看丈夫满足的神情,她又觉得自己这样冒一次险也值!
      
      雇主安摄像头“记录”保姆性爱
      
      第一次尝到甜头的齐树新一个星期后的下午又给徐玉芳打来了电话,想到徐玉芳的雇主家与妻子亲热。害怕出乱子的徐玉芳连忙拒绝,但齐树新说:“没事的,他们现在都在上班,小孩又在上学,我去一小时就走,神不知鬼不觉!”听丈夫这么说,徐玉芳觉得也有道理。就这样,他俩常常趁雇主家里没人时,过过夫妻生活。
      虽然徐玉芳和齐树新在每次完事以后,都尽量不留下痕迹,但最终还是露出了马脚。2007年4月14日,徐玉芳在接刘春豪放学回家的路上,接到了丈夫的电话,说他马上就过来。徐玉芳当然明白丈夫是什么意思,但她还没有回答,他就挂断了电话。徐玉芳顿时急了,连忙带着刘春豪往回赶。果然,刚到雇主家不一会儿,齐树新就来了。他一进门,就抱住徐玉芳想亲热。徐玉芳一把将齐树新推开,说:“注意点,他们孩子在呢!”齐树新急了,说:“那现在怎么办?”夫妻俩有半个多月没有见了,徐玉芳不好回绝“性”致勃勃的丈夫。于是,她拿了一块巧克力把刘春豪带到他自己的房间,说:“阿姨要和叔叔谈点事情,你乖乖地在自己房间玩,好吗?”说完,她就回到了自己房间。
      齐树新见徐玉芳安抚好了雇主的孩子,立刻与妻子缠绵了起来。他们万万没有想到的是,小春豪并没有在自己的房间里玩耍,儿童的好奇心驱使着他在门缝里偷看阿姨在和叔叔谈什么“事情”,结果眼前赤裸的场景吓得他跑回了自己的房间。像往常一样,事后齐树新离开了。
      当晚,张惠下班回到家后,见儿子老是心不在焉的样子,疑惑地对刘军说:“咱儿子今天怎么不对劲啊?怎么老是像有心事?”刘军不以为然地说:“他才多大啊!能有什么心事?无非是在学校玩累了。”张惠也就没有再往心里去。
      此后的每个星期,徐玉芳和齐树新都会趁雇主夫妇不在家的时候“幽会”一次;他们觉得春豪年纪小,不懂事,“幽会”时变得越来越大胆。
      但2007年8月27日,正在上班的张惠突然接到儿子学校老师的电话,让她来学校一趟。张惠赶到学校,听了老师讲的事情后,惊呆了――儿子竟然偷看女同学上厕所!儿子这么小的年龄,怎么会干出这样的事情呢?张惠百思不得其解。
      晚上,张惠把事情告诉刘军后,刘军气得当场就要揍小春豪。张惠连忙拦住,把刘军拉到一边说:“春豪才多大,肯定是受了什么影响才会这样的。我前些时就发现咱儿子不对劲,这里面肯定有原因。先问清楚再说,别动不动就打孩子。”刘军觉得妻子说得在理,就压着火气问春豪为什么干这样的事情。春豪吓得边哭边把自己所看到的事情告诉了爸爸。
      刘军和张惠万万没有想到,原来问题竟然出在徐玉芳的身上。刘军气得要把徐玉芳炒掉,张惠却说:“咱们现在没凭没据,拿什么说别人?我们哪能就凭孩子的一句话就把人家炒掉呢?”刘军怒吼道:“那你说怎么办?”张惠说:“其实小徐的表现还是很不错的。我们如果冤枉了她,炒掉挺可惜的。我先找她谈谈再说。”于是,张惠含蓄地向徐玉芳提出了意见,要她尽量不要带外人来家里。徐玉芳当然明白张惠为什么这么说,连忙予以道歉。
      从那以后,徐玉芳都尽量把自己和齐树新约会的地点改在招待所。但是,时间一长,徐玉芳和齐树新就承受不了在外面住招待所的开销了――两个月下来,他们在这方面的花费就是几百元钱。于是,徐玉芳向齐树新提出减少“见面”次数。然而,正值壮年的齐树新哪里能够忍受呢?很快,他就坚持不住了,频频找徐玉芳“幽会”。经不住丈夫的软磨硬泡,又因为心疼钱,徐玉芳只得再次把“幽会”的地点挪回了雇主家中。
      2008年3月2日,张惠特地早点回家准备亲自下厨。当她快走到楼下的时候,看见徐玉芳送一名男子从楼上下来。从他们的举止上看,那个男的应该是徐玉芳的丈夫。她生气地想:这个徐玉芳怎么这么不要脸,把自己家当成宾馆了?丈夫下班后,张惠把看到的事情告诉了刘军。刘军听后愤怒不已,当即提出,反正我们还欠徐玉芳两个月的工资没有发,我们就用摄像头把徐玉芳他们的丑事偷拍下来,抓到证据,让徐玉芳主动离开,我们就扣她这两个月的工资做精神赔偿。张惠虽然觉得这个办法不好,但想到这样能更好抓住证据,辞退她名正言顺,就点头同意了。
      第二天,刘军夫妇从朋友处借了一个摄像头。趁徐玉芳外出买菜的机会,刘军把摄像头偷偷放在一个既隐蔽视角又好的角落里。为了便于监视,他们把摄像头连接在自己卧室的电脑上。
      
      保姆夫妇怒上法庭维护尊严
      
      2008年3月26日晚上,刘军夫妇回到家后,终于得到了期望中的东西,这一天,徐玉芳和齐树新再一次在雇主家中“幽会”过了。看着镜头里的场景,刘军夫妇既得意又气愤。
      第二天晚上,刘军夫妇把徐玉芳叫到自己的卧室,什么也不说就把昨天偷拍下的情景放给了徐玉芳看。徐玉芳看见自己和丈夫欢爱的场景出现在屏幕上时,差点晕过去,她不高兴地说:“大姐,大哥,你们怎么能这样啊?”刘军冷笑道:“哼!是你自己不注意,在别人家干这事,还说我们的不是!”张惠也说:“就是,你看你把我儿子害成什么样了?我早就提醒过你,给脸不要脸。现在不用我们说,你应该明白怎么办了!”徐玉芳见事已至此,便索要这三个月来的工资,刘军说:“你还好意思要,你这点工资恐怕还不够我们的精神损失费呢!”徐玉芳再也忍受不了这样的屈辱,哭着跑回了自己的卧室,然后收拾好行李,头也不回地离开了张惠家。
      徐玉芳找到丈夫后哭着把一切都告诉了他。齐树新听后,气得当即要找张惠和刘军拼命。徐玉芳拼命拉住他,说:“要是出了事,你要坐牢的呀!”齐树新一把甩开徐玉芳的手,一拳狠狠地往墙上砸去,咆哮道:“难道就这样白白让他们捉弄了吗!既然我们解决不了,那就让法律来还我们一个公道!”但徐玉芳还是不同意,虽然她不清楚法律到底会不会还自己一个公道,可她觉得如果上了法庭,就会让更多人知道这件事。看到妻子这么担心,齐树新又气愤又心疼,只好暂时作罢。
      几天后,徐玉芳再次到二七区诚信家政服务公司登记求职时,该公司经理很不高兴地对她说:“你前几天在雇主家里乱来,被人家现场拍了下来,人家已经打电话告诉了我们……”徐玉芳闻言如五雷轰顶,第二天就病倒了。她终于无法忍受了,决定起诉张惠夫妇。
      2008年4月12日,徐玉芳将诉状递到了二七区人民法院,起诉张惠夫妇侵犯了自己的隐私权。法院受理了此案。张惠夫妇接到法院传票时,惊讶不已!他们万万没有料到,徐玉芳会将他们告上法庭!
      2008年8月25日,二七区人民法院经过审理作出了如下判决:尽管齐树新和徐玉芳在雇主不知情的情况下在雇主家过性生活,对雇主产生了一定的影响,但是并没有对雇主的利益有任何侵害,更何况雇主事先并没有同徐玉芳明确约定不准在自己家过夫妻生活。而张惠夫妇利用摄像头偷拍他人的私生活,并且对外宣扬,事实上已经侵犯了原告的隐私权和名誉权,严重伤害了原告的精神和生活,因此判决被告张惠夫妇向原告徐玉芳道歉,赔偿其精神损失费和误工费合计5000元整,补发其近三个月的工资2890元整,同时责令张惠夫妇将所拍有关监控录像彻底销毁。
      法院的判决下达后,齐树新和徐玉芳倍感欣慰,觉得法律终于还了他们一个公道。然而,事情并没有这么简单,张惠两个月内连一分钱都没有支付,更别说来向徐玉芳赔礼道歉了。2008年11月初,徐玉芳向法院申请强制执行。11月22日,法院执行庭给张惠打电话,发出“最后通牒”。次日下午,徐玉芳终于在法官手中领走了赔偿费和近三个月的工资。
      11月底,徐玉芳和丈夫在雇主家做爱被偷拍的事情不知怎么被齐树新的工友们知道了,工友们时常拿这件事取笑他俩:“你们再表演一下给我们看嘛……”齐树新夫妇实在忍受不了这种取笑,觉得再也没有脸面在郑州打工了,只得在2008年12月1日踏上了回河南商丘老家的火车。
      这起案件的发生,表明保姆的“性烦恼”已是一个很普遍很现实也很严肃的问题。剖析这起案件,我们首先应该提醒徐玉芳等保姆要遵守必要的职业道德,不要在雇主不知情的情况下把配偶带到雇主家里过性生活,以免给雇主的生活带来不利的影响。同时,我们也应该指出,这个雇主显然缺少必要的人道关怀,既无视保姆的生理需要,又采用不道德甚至违法的手段来“监控”保姆,结果触犯了法律,惹起了官司。
      
      编辑 / 孙鲁宁

    • 范文大全
    • 说说大全
    • 学习资料
    • 语录
    • 生肖
    • 解梦
    • 十二星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