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散文大全 经典语录 励志故事 学习资料 网名大全 游戏名字 周公解梦 十二生肖 笑话大全 十二星座 个性签名 说说大全
  • 散文大全
  • 经典语录
  • 励志故事
  • 学习资料
  • 网名大全
  • 游戏名字
  • 周公解梦
  • 十二生肖
  • 笑话大全
  • 十二星座
  • 个性签名
  • 说说大全
  • 范文大全
  • 创业指南
  • 致富视频
  • 金钱与爱情幸福魔方【一段快乐姐弟恋,被金钱轻轻掀翻……】

    时间:2019-04-11 02:44:13 来源:有好资料网 本文已影响 有好资料网手机站

    相关热词搜索:掀翻 姐弟恋 轻轻 金钱

      人活在这个世界上,不光只有爱情,还有其他更重要的东西,比如责任、亲情……有时候,可怜的爱情与它们比起来,又是多么的无奈和脆弱……   这是一个真实的故事。虽然已经过去,但是那些伤痛我没有忘掉,它已发酵成一杯浓浓的苦酒,久久地在心底流淌……
      
      初识风情的丽姐,我爱上了她
      
      认识丽姐的那个晚上,是去年9月26日,我刚到武汉市中南路附近一家美容美发厅打工的第三天。我在武昌一所高校读书,学习建筑设计,因不想再向父母伸手要钱,就兼职做了一个洗头的男技师。
      这天,生意出奇的好,我从下午6点到晚上10点都没停一下。做了6个面膜提成才30块钱,我心里盼望有富婆出现。她们给的小费往往很高。正在这时,一个女人优雅地走进来,她穿着肉色的丝袜,化着精致的淡妆,浑身上下散发出成熟的女人味。我偷偷望去,正好和她眼中的光束撞在一起,像被子弹穿透了心脏。
      她向我们这些男技师扫了一眼,最后用食指向我一勾:“你吧。”
      我把她引进二楼的一个小包间,将润肤乳均匀地涂抹在她的下颚、前额和脸颊上,十个手指逆时针方向游走巡行。我边做边同她聊着天,这是老板娘告诉我们的技巧,让了解客户的信息,快速拉住顾客。我就先夸奖她:“你的皮肤真滑,如同结了冰的溜冰场……我应该叫你什么啊?你的先生是千万富翁吧?”
      “谢谢夸奖……他常常出差的,大家都叫我丽姐。”她叹了一口气说。先来的一位“师兄”告诉我,这些有钱女人来保养是其次,关键是来寻找小弟弟以得到慰藉。他还津津有味地讲了他和一个中年富婆去开房的故事。我是不是也应该这样?想着想着,我的手不自觉地触摸到丽姐耳朵周边的敏感地带,她颤抖了一下后开始享受起来,眼睛微闭着,嘴一闭一合,吐气如兰……
      面膜做好了,我们下楼。老板娘连忙上前问:“这个小靓仔怎么样?”丽姐妩媚一笑,说了声“可以”,就轻飘飘地出门了。老板娘说:“臭小子,还愣着干吗,快送一送丽姐呀。”我急忙追了出去:“丽姐,我送你回去吧,你一个人回去不太安全。”她偏着头又仔细地看了看我,眼睛充满了妩媚地说:“好吧!”
      她的家不大,但很整洁。她从卫生间里洗漱了一阵,穿着吊带睡裙走了出来,对我说:“还愣着干什么?快去洗一洗呀!”
      我乐癫癫地迅速洗出来,她给我倒下一杯红酒。喝着喝着,我的眼睛红了起来,上前拥抱起丽姐,隔着睡衣轻轻地揉搓着她的乳房。她的身体好像水母般发软了,整个人跌入我的怀里……
      第二天醒来,已经九点了。想起昨天晚上善解风情的丽姐,我充满了无限的留恋,就趴在她的耳边轻柔地说:“丽姐,嫁给我吧,我会让你天天幸福的。”
      “你一个小屁孩子,胡说什么。我这么老了,要真嫁给你,那别人会怎么说?”
      我说:“相差不过九岁,我们结婚不是很正常吗?”
      丽姐幽幽地对我说:“风弟,姐是一个有曲折经历的人,你还是走吧……”
      我当然不甘心,第二天晚上给她打电话,她不接,我就悄悄地来到她家的院子等待。远远地,我看见一个半秃顶老男人搂着她的腰,上了一辆黑色的奥迪车。我惊呆了,大声骂道:“烂女人!”丽姐听见了,又装着没有听见的样子走了。
      一想到这个心爱的女人,马上会被一个老男子骑在胯下,我就觉得万般屈辱,真想杀了这一对狗男女。
      
      被富商包养的二奶,终于爱上了我
      
      冬天骤然到来,冷得刺骨。我将毕业设计做完后,心里空落落的,又想丽姐了。躺在床上,我愣愣地盯着天花板发呆,不争气的手拾起手机,按下了一串熟悉的数字。
      “喂,是风弟吗?”我又听到了她的声音。“姐,是我,我想你!”不争气的眼泪掉了下来。
      电话那头,一阵沉默后,说:“我是个烂女人,你也会想我?”我说:“我骂的气话,我非常想念你!”她说:“那你过来吧!”我马上赶过去,一把将她揽入怀中,发现她的体重比上一次轻了许多。
      “姐!你瘦了,为什么不给我打电话?”我喘着粗气,嘴唇在她的秀发上摩挲着。她抬起泪眼,说:“其实,我也很想给你打电话,可怕你嫌我是烂女人!”
      我噙着她的嘴唇,放肆地将舌尖伸了进去,她用力一吸,一种飞旋立即攫住了我的舌头。她的吮吸是那么的娴熟、老练,我激动得快要晕过去了。柔情蜜意过后,丽姐躺在我的怀里,用手指在我的胸前画着圈圈。
      “姐,你还和那个老混蛋在一起?”我明知故问。
      她半天没有吭声,很久才回答:“他虽然有钱有势,但是不能公开的,已经很少在一起了。风弟,你真的爱我吗?”
      我恨恨地说:“只要你和那老东西彻底了断,我就和你结婚。”她默不作声,许久才扬起泪脸,决绝地说:“我一定离开他,永远和你在一起!”
      迎着她的目光,我直勾勾地盯着她问:“你不会嫌我穷?”
      “没有爱情的婚姻才是最可悲的。我相信,只要我们真心相爱,就没有克服不了的困难。”丽姐的脸上全是幸福,眼里充满了坚定和憧憬。
      我深吸了一口气,向窗外望去,到处都是一栋栋新的住宅楼。一直以来,我对生活的期许是:在这个城市里有一个自己爱的也爱自己的妻子,有一份稳定的收入,有一套属于自己的房子;妻子在家相夫教子,我们过着简单而又浪漫的甜蜜生活。
      丽姐答应了我,我就在她家住了下来。有了丽姐的相守,我充满了无限的激情,很快应聘到一家薪水很高的乙级设计院上班,十分卖力地工作。
      半年后,院长把我叫到他的办公室,用信任的目光盯着我说:“阿风呀,你们的主任被别的大设计院挖走了,这样一来,设计的重任就要落在你的肩上了。说实话,你还年轻,但你的出色表现,又让我不得不把担子交给你。”
      “谢谢院长的信任。”我感激地说,决心努力工作,绝不辜负丽姐对我的爱。
      见我晋职了,丽姐更是高兴。每天早上,在我出门时,她会给我一个吻;晚上,我下班回来时,她会给我一个拥抱。她开始叫我老公,我改叫她老婆,似乎连我自己,也已习惯了我是她可以依靠一生的老公,而不是那个曾经幼稚的小弟弟。
      
      没有经济基础的爱情,最终落花流水
      
      美好的时光总是过得很快,一眨眼到了2009年7月20日。
      天,下着雨。下班回家,我推开门,没有看到丽姐熟悉的身影。我踱到客厅,看到茶几上有一张信纸:“老公:母亲病危,我赶回宜昌老家去了。怕影响你工作,所以走之前没给你打电话。你不要着急,等我回来。”
      出了这样大的事,能不着急吗?我收拾了几件换洗衣服,飞快地跑下楼,“打的”来到汉口汽车站,发现已没有开往宜昌的大巴。我叫上一辆的士,直奔宜昌。举世闻名的三峡工程就在这里,而我的爱情工程能不能取得成功?
      越走近这个城市,我越是紧张。我这是去见未来的岳母,可不是去见普通的病人。
      穿过长长的走廓,到了病房门口,我静了一静心中的情绪,推门而入。病房里有好一些人,一个个都红肿着眼睛,丽姐的眼睛更是红肿着。看见我,她一脸的惊讶,抿了一抿嘴说:“你怎么来啦?”
      “姐,我着急,就来了。”我不敢叫她老婆,病房里还有她的家人。这么匆忙,她可能还来不及把我们的关系向家人宣布。
      丽姐的身边站着一个小男生,年纪大约十六岁左右。他盯着我,眼睛似乎在问:“你是谁?和我姐是什么关系?”
      丽姐指着他,对我说:“我的二弟。大弟在外面读书,还没回来。”然后,她又指着我对二弟说:“我的一个同事,也是我认的一个干弟弟。”
      二弟微微向我点了点头,薄薄的唇角动了一动,似乎想说什么,又没有说出来。
      我走到病床前,看见了病床上的岳母,瘦成皮包骨,深陷的眼睛紧闭着,颧骨突了出来,两面的腮帮陷了下去,脸很苍白。这时,丽姐又哭出声,转身跑了出去。我跟在后面,她停了下来,仰着头对着老天说:“风弟,妈妈得的是尿毒症!”
      “尿毒症?”我的心一紧,这是一种很严重的病。
      “嗯,医院已下了病危通知书,要我们立即转院,做换肾手术。”
      “换肾?那可要几十万呀。姐,你哪来这么多钱?”
      “风弟,妈妈一个人将我们三姐弟养大,不知道吃了多少苦头。我不能见死不救呀!大弟还在读大学,二弟在读高中,只有靠我这个做姐姐的了。不论花多大的代价,我都得挽救妈妈的生命!”
      “姐,我们一起来面对吧!”我紧紧地握住她的手。可几十万,一下子到哪去找?我心里一点底都没有。
      丽姐忍不住又哭出声来,泪眼凄迷地望着前方,眼底全是蒙蒙的哀愁……
      一夜无眠。第二天,丽姐在医院办转院手续,我同二弟去家里取一些生活必需用品。丽姐的家还是住着平房,桌子很旧,沙发也很破,家里唯一的电器就是一台21英寸的彩电。
      二弟叹了一口气说:“父亲去世得早,妈妈又老了,全靠姐一个女孩支撑这个家,能不穷吗?她都三十出头了,可为了我们,到现在也未嫁人。”他说着,声音都哽咽了:“你,不只是我姐的干弟弟吧?”
      唉!穷人家的孩子,都很早熟,很懂事,他似乎知道了我和他姐的关系。
      “嗯,我是你姐的男朋友。”
      “哦,那我要叫你姐夫了?我姐比你大,你不嫌弃?还有,我们家本来就穷,现在妈又病成这个样子,你还愿意?”
      “我愿意,我爱你姐,我要娶她。”爱上一个人,就应该与她承受一切,可我拿什么来帮丽姐呢?她现在正需要钱,可我到哪去找钱呢?我很无奈,脑子里一片空白。
      “我都不想念书了,想早点出去打工,赚钱养家。”二弟轻轻侧转回头来,看着我,一脸的无奈。
      “不要着急,总会有办法的。你什么也别想,好好念书,还有我呢。”我底气十足地说。
      当天,协和医院的救护车把岳母接到了武汉。办好住院手续后,医院开始通知我们筹钱;一有合适的肾脏,就立即动手术。可手术的费用得30万元左右,我们到哪去筹这么多钱?
      我和丽姐分头行动,四处筹款。
      我硬着头皮回了一趟湖南老家,父母听说这情况后,毫不犹豫地把准备给我结婚的钱,和他们用来养老的钱,全都交给了我,还向亲戚朋友借了一些,说:“救人要紧,钱没了,还可以挣;如果人没了,那就永远也回不来了。”
      到了武汉,我又向同事和朋友们借了一些,朋友们听说是给我岳母冶病,二话也没有说,都尽全力帮我。
      五天后,我总算筹到了14万元钱,匆匆赶到医院,我想先把手头的钱交了,再去见丽姐,给她一个惊喜。没想到一问,收费划价处的出纳说:“16号病床?已于上午将30万元手术费交齐了。”
      我一怔,是谁给的钱?我仔细地思考起来,不知道怎么走到病房的。
      病房里很安静,岳母斜躺在床上,还处于半昏迷状态。丽姐坐在病床边,神情很着急,也很忧虑。我轻声地喊了一声:“姐,我回来了。”她怔了怔:“嗯。”
      “姐,我刚才去交费,出纳说已交了。”我的脸上带些疑惑。她拉着我出来,小声地说:“是的。我知道你的实际能力,只好去找了他。是他帮着把手术费交了,条件是,我得离开你……”
      我又愤怒了:“有钱,真好!我呢?忙了五天,东求西借也只筹到14万,离全部的手术费用还差一大截。而那个老男子也许只拔了一根毛,就把你所有的困难都解决了。爱情,在金钱面前,简直连屁都不算!”我一阵头晕,差一点跌倒,全身没有一丝力气。
      她躲开我的视线,不敢和我面对:“对不起,我是没有办法了,你会怪我么?”睫毛缓缓遮住她的眼睛,一滴眼泪掉了下来。
      我的心又一次刻骨铭心地疼痛起来,但是思考了许久,我又理智地向现实妥协了:“人活在这个世界上,不光只有爱情,还有其他更重要的东西,比如责任、亲情……有时候,可怜的爱情与它们比起来,又是多么无奈和脆弱……我不怪你,要怪也只能怪命,也许我们只能认命吧。”我的声音平静得像窗外飘进来的灰尘,只是落下来的眼泪泄露了我心中的情绪。
      一时间,两人无语,沉默,只有沉默。我定定地看着她,心底有股凉气慢慢开始在血液中流淌。她还是她,我还是我,可我们的爱情又将结束。一年来的幸福,被这突然的灾难驱散逐尽,胸口的疼痛,只有自己知道。
      爱一个人,就是要让她幸福;我给不起她幸福,那我就该离开:“姐,好好照顾好阿姨,我走了。”丽姐默默地望着窗外,平静地说:“风弟,珍重!”
      又一阵骤然的心痛!我起身,她轻轻侧转回头,满眼的泪水。她和我一样,一样的心碎……
      我使出浑身的力气,奔出医院。心,如被锋刃丝丝划破。我可怜的爱情,又挫败了。丽姐,我的初恋,我的最爱,如今,又将是我一个破碎的美梦。
      我希望她把我忘了,但我又希望她还会念着我,想着我,喜欢我。我希望我们来生再相会,再续这段不圆满的尘缘,哪怕再伤一次,我也不悔。
      
       【网友评论】
      网友“特立独行的爱”认为:哇,这是哪门子的事啊?作者可能是一个自小受到打击的人,不好好地学习、工作,想寻找捷径,是不可能的。跟二奶这样的人,哪能得到幸福?爱,是得真诚地付出。丽姐这样反复无常的女人是不可靠的,不用后悔。
      网友“流泪的男人”回复:我和你一样大学才毕业,有过相似的经历,现实真的让我不敢去想爱情。作者说得好,“人活在这个世界上,不光只有爱情,还有其他更重要的东西,比如责任、亲情……有时候,可怜的爱情与它们比起来,又是多么无奈和脆弱……”丽姐是无可奈何才这么做的,谁能帮我们去安抚一下这样受伤的女人?
      网友“546765416”说:人生就如一帘幽梦,梦里的忧伤总是多于幸福,坚守不是幸福。决绝虽然是一种痛苦、一种伤害,但是,放弃就是一种最好的解脱。因为我们无能为力,这就是残酷的现实,不得不如此。
      责任编辑 江建柱

    • 范文大全
    • 说说大全
    • 学习资料
    • 语录
    • 生肖
    • 解梦
    • 十二星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