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散文大全 经典语录 励志故事 学习资料 网名大全 游戏名字 周公解梦 十二生肖 笑话大全 十二星座 个性签名 说说大全
  • 散文大全
  • 经典语录
  • 励志故事
  • 学习资料
  • 网名大全
  • 游戏名字
  • 周公解梦
  • 十二生肖
  • 笑话大全
  • 十二星座
  • 个性签名
  • 说说大全
  • 范文大全
  • 创业指南
  • 致富视频
  • 【一条毒内裤毁灭豪门】青岛豪门男士保暖内裤

    时间:2019-03-30 02:47:41 来源:有好资料网 本文已影响 有好资料网手机站

    相关热词搜索:豪门 内裤 毁灭

      2010年4月7日,厦门千万富翁吴建权和朋友喝完酒后,回到家中死亡,当时其妻李玉琴并不在家中。警方很快查明:吴建权是穿了“毒内裤”而死。“毒内裤”是何物?是谁在吴建权家中给他穿上了“毒内裤”?就在案件侦破陷入困境时,外出的李玉琴回家了,然而她却变成了白痴。又是谁对李玉琴下的毒手?随着侦破深入,“初恋情结”毁灭豪门的真相令人唏嘘不已。
      今年33岁的杨志洪出生于福建省泉州市,13年前,他在福州师范大学读大三时,喜欢上了比他低两级的学妹李玉琴。李玉琴是厦门市龙海县人,身材高挑,长相秀美。两人谈了一年恋爱后,杨志洪毕业离校,在福州市某中学当老师。
      李玉琴毕业那年,在老家读高中的弟弟骑摩托车撞死了人。为了让弟弟免除牢狱之灾,李玉琴经人介绍,得到了一位名叫吴建权的商人的大力帮助。时年30岁的吴建权出生于福建省南安市的一个农家,到厦门做建材生意发家,拥有5个建材门市。单身的他苦苦追求李玉琴,李玉琴最终嫁给了他。婚后,两人在厦门市生活。杨志洪一年后匆匆和一名银行女职员结了婚,从此和李玉琴断了联系。
      然而,李玉琴婚后并不幸福,两人经常为一些生活琐事争吵。
      2009年5月11日,李玉琴独自逛街时,竟遇到了杨志洪。自李玉琴结婚后,这是两人第一次见面。在咖啡厅坐下,通过交谈,李玉琴得知杨志洪婚后不久就从福州来到厦门,并辞去教师之职,到厦门开了一家饭店。然而,由于杨志洪没有经商经验,饭店的生意每况愈下,不仅把8万元本钱赔光了,还欠下10多万元债务。妻子已于一年前与他离婚了,女儿判给妻子,此时他是单身。说到这里,杨志洪深情地看着李玉琴,说:“除了你,我的心里再也容不下任何人了!”
      李玉琴听了这话,想到自己婚后一团糟的生活,不禁泪水长流。此时,杨志洪一把抓住她的手,激动地说:“我本以为你过得很幸福,所以就没有打扰你的生活。如今,如果你觉得不开心,不如趁早离婚,跟我过!”可是,一谈到离婚,李玉琴又顾虑重重。她告诉杨志洪,吴建权有恩于她,也没有做过任何对不起她的事,离婚一事,她难以启齿。杨志洪听了这话,不好再说什么。谁知,李玉琴又说道:“不过,你欠的外债,我会想办法帮你还上的!”“真的吗?”杨志洪的脸上迅速由阴转晴……
      其实,杨志洪和妻子已离婚不假,但离婚时,妻子已帮他还清了开饭店欠下的10多万元债务。离婚后,杨志洪打算重振酒店,却没有启动资金。这时他被一个朋友带到了一家地下赌场,此后,杨志洪染上了赌瘾。但杨志洪总是赢少输多,在不到一年的时间里,他不仅没有赢到钱,反而欠下了10多万元的赌债。
      2009年4月的一个周末,债主打电话给杨志洪,警告他:“不给钱就废了你!”挂掉电话后,杨志洪越想越怕,一连几天都食不甘味。就在他一筹莫展时,竟然遇到了初恋情人李玉琴。初恋情人婚姻不幸福,初恋情人的丈夫是千万富翁,初恋情人对自己念念不忘,初恋情人亲口说要帮自己还债……这些信息在杨志洪的脑海里迅速“拼凑”出一个决定――抓住李玉琴这根救命稻草。
      于是,听罢李玉琴说“你欠的外债,我会想办法帮你还上”,杨志洪便顺势向李玉琴大倒苦水,说自己每天东躲西藏,被追债的人逼得苦不堪言。尽管此债非彼债,但不明真相的李玉琴还是不停擦眼泪,并抓住他能手放在自己的胸口:“都过去了,一切有我呢!”
      随后,两人回忆起青涩学生时代的恋爱时光,情不自禁紧紧相拥,缠绵在了一起……
      2009年5月底,李玉琴让杨志洪到建设银行新开了一个账户,把用吴建权的名义所开账户上的4万元钱,转到这个新开的账户上。如此轻易得手,杨志洪惊喜之余,不禁生出几分内疚。
      为了弥补心中的内疚,杨志洪对李玉琴格外体贴。此后,李玉琴对杨志洪更加慷慨大方。2009年6月17日、21日,李玉琴又先后取出8000元、6万元,打进了杨志洪的账户。有了这些钱,杨志洪得以还完了赌债。
      就在杨志洪无债一身轻时,李玉琴又告诉他:“我会再弄点钱,帮你把饭店重新开起来。”李玉琴频繁地给杨志洪钱,已经让杨志洪养成了惰性和依赖性。于是,他心里一乐:我何不真的找她多搞点创业资金?
      谁知,就在杨志洪一个劲地讨好李玉琴时,备受呵护和感动的李玉琴对他说:“我想了想,决定与吴建权离婚,与你结婚。”
      其实,当杨志洪时隔多年再次遇到李玉琴后,刻骨铭心的初恋又在他心底泛起了波澜。特别是当得知李玉琴婚姻不幸福,还惦记着自己并帮助自己时,杨志洪感动之余,觉得自己和李玉琴的缘分未尽,老天又给了他重获爱情的机会。只是爱情也需要钱来经营。于是,杨志洪当即建议李玉琴,先不要和吴建权提离婚的事,以免打草惊蛇,“等把你自己应该分得的那笔钱都攥在手里再说。”李玉琴觉得很有道理,提出:“我放在自己卡上,到时候还是夫妻共同财产,干脆把钱转出来,存在你那里算了。”正合心意的杨志洪,连连点头称是。
      从2009年9月到2010年3月期间,李玉琴拿着吴建权的银行账号和密码,共转走了近30万元钱,这些钱全部交给了杨志洪。
      也许是因为钱来得太容易,杨志洪并没有急着投资开酒店,而是开始大肆挥霍。在吃喝玩乐中,这笔近30万元的巨款很快化为乌有。
      没想到,紧接着发生的一件事,让杨志洪有了另一层想法。一天,一个与杨志洪关系不错的朋友兴冲冲地拉他去看房。原来,这个朋友看中了厦门市中心的一个小区住宅,他想约杨志洪一起去买房,以便和开发商砍价,省一些钱。杨志洪也很喜欢那个小区,心想将来与李玉琴再婚可以住在这里了,可他一问价,得知房价每平方米最低要11000元左右,最小的房子面积都有100平方米。李玉琴给他的钱,他早已在赌场挥霍一空,哪有钱交首付呢。想到这里,他只好找理由谢绝了朋友的好意。
      杨志洪回到家里,一头倒在沙发上,看着与前妻离婚分得的这套只有60平方米的旧房子,他不禁唉声叹气起来。想到这里,他突然有了“灵感”:何苦与李玉琴再婚呢,让她留在吴建权的身边。成为自己的“取款机”岂不更好吗?
      李玉琴哪里知道,此时的杨志洪早已不是当初学生时代那个单纯憨厚的杨志洪了。在转了近30万元钱到杨志洪的账户上后,李玉琴自以为一切准备停当,于2010年4月7日上午,打电话给在福州进货的丈夫吴建权,要他赶快回家。虽然在电话里,李玉琴没有提出离婚,但她不同寻常的语气,还是让吴建权感到不安,他答应下午开车赶回厦门。给吴建权打完电话后,李玉琴又拨通了杨志洪的手机,说道:“我今晚和吴建权谈离婚,你等我的消息吧!”然而,还没等杨志洪问清她准备怎样和吴建权摊 牌,李玉琴已匆忙地挂断了电话。
      挂断电话,杨志洪立刻不安起来。他第一个念头就是:必须阻止李玉琴这么做。杨志洪明白,一旦李玉琴和吴建权摊牌,吴建权势必会追问30万元家产的下落;而李玉琴离婚后,也必然要求立刻与自己再婚,自己拿什么资本再婚?
      怎么办?一时间,杨志洪惶惶如热锅上的蚂蚁!想来想去,他觉得最好的办法就是让李玉琴失去记忆,变成白痴,这样她就不会告诉吴建权30万元钱到哪里去了。
      当即,杨志洪从几家药店买来了共42粒中枢神经类药,碾成粉末,包好后揣在衣兜里。然后给李玉琴打电话,约她晚上出来一起吃饭,李玉琴却回绝道:“今晚我要和吴建权谈离婚的事,等咱们再婚了不就餐餐都会在一起吃嘛!”杨志洪急了,说:“离婚的事明天可以谈嘛!”说完,便拦了一辆出租车去李玉琴的家中,强行接走了李玉琴。李玉琴被杨志洪拽走时,顺手将刚从阳台上收回的吴建权的内裤放在了床上……
      杨志洪带李玉琴来到盐溪街上的常青藤餐厅吃饭,趁李玉琴上卫生间之际,飞快地将无色无味的药粉倒进了她的饮料里。李玉琴回来后,毫无戒心地端起饮料,一饮而尽……
      饭后,杨志洪又把李玉琴带回了自己家中。此时药物在李玉琴身体起了反应,她感到头昏脑胀,浑身乏力,想呕吐却吐不出来,她要求上医院,杨志洪却安慰她说:“可能是刚才吃海鲜吃坏了肚子,睡一觉就会好了。”第二天,李玉琴精神恍惚,问什么都不吱声,连自己的名字都想不起来了……
      2010年4月10日,见李玉琴已成白痴,杨志洪便放心地把她送回了她所住的位于思明区莲前街的“盛世华府”小区。而此时,吴建权已经死亡,警方正在侦破此案。
      原来,4月8日早晨,吴建权的邻居经过吴建权家门口时,发现他家门未关,在门外喊了几声不见人答应,邻居走进其家中,不料看到吴建权身穿一条内裤横卧在床,邻居喊来了小区保安,保安伸手摸其身体时,发现他的身体已经冰冷,于是拨打了110和120。
      厦门市公安局思明区分局的民警和厦门市中心医院救护车几乎同时赶到,医生当场确诊吴建权已死亡,初步判断是酒精中毒。民警现场勘测,并未发现有人进入其家中痕迹或打斗迹象,初步认同医生的诊断。然而,警方联系吴建权的妻子李玉琴时,李玉琴的手机却处于关机状态,来到厦门某贵族寄宿学校,找到了吴建权年仅8岁的儿子吴林了解情况。吴林听说爸爸死亡、妈妈失踪,顿时蒙了。
      警方见吴林毫不知情,从移动公司调出吴建权昨晚的通话记录,找到了昨晚和吴建权一起吃饭的5位朋友,他们听说吴建权因酒精中毒死在家中,无不惊骇不已,纷纷表示吴建权昨晚只喝了一瓶啤酒。警方认定此案非同寻常,便对吴建权进行了验尸。法医从吴建权的内裤中,发现了致他死命的某酸盐剧毒物。
      究竟是谁在吴建权的内裤上投毒呢?就在案件的侦破陷入了困境时。外出的李玉琴回家了,然而她却一问三不知。
      法医对李玉琴进行检查后,认定是药物所致白痴。因为错过了最佳抢救时机,李玉琴的智力受到严重损伤,其智力目前只相当于两三岁孩子的水平。
      是谁对李玉琴下的毒手?李玉琴变白痴与吴建权穿“毒内裤”死亡有没有关系呢?
      警方再次从移动公司调出李玉琴的手机通话清单,迅速锁定了犯罪嫌疑人杨志洪。杨志洪在警方强大的心理攻势下,交代出他和李玉琴“旧梦重温”的详细经过,他承认是他致李玉琴变白痴,但他不知道“毒内裤”事件。
      随后,警方经过侦察,还原了“毒内裤”的真相。
      原来,自从与杨志洪藕断丝连后,李玉琴就没有一夜能睡得安稳。在复杂的心理下,她想早点与吴建权摊牌,可一想到摊牌,她害怕吴建权会追问30万元钱的下落。怎么办?烦躁与恐惧中,李玉琴做出了一个不可挽回的决定:干掉吴建权一了百了。
      如何干掉吴建权?李玉琴想起在大学做化学试验时,一个同学的手指接触了试管中无色无味的某酸盐溶液,差点要了这个同学的命。这种酸盐能够很快渗透皮肤,又不容易被发现,于是李玉琴决定在吴建权的内裤上投毒。
      李玉琴给吴建权和杨志洪打完电话后,就去药店购买了几种试剂。回到家。将试剂在玻璃碗中调配成毒药,倒在了吴建权的内裤上,然后将内裤拿到阳台上晾晒。
      就在李玉琴将晒干的内裤收回房间,准备给吴建权晚上回家洗澡后穿时,没想到,杨志洪来接她去吃晚饭,李玉琴拗不过杨志洪,将内裤放在了床上,跟着杨志洪走了,没想到这一走就踏上了一条不归路。
      而吴建权从福州赶回厦门家中时。却不见李玉琴,打她手机,已关机。洗完澡,他顺手拿起李玉琴放在床上的“毒内裤”穿上了,没想到这一穿就再也没有醒过来。
      厦门市人民检察院法医伤情鉴定室的王医生解释说:“男性的下体是结构最疏松部位,而且成熟男子的性器官直接裸露在外面,顶部没有皮肤的保护,表面只有薄薄的一层黏膜,一旦与剧毒接触,其吸收的速度至少比其他部位快5倍。如果男子洗澡后就直接穿上‘毒内裤’,此时毛细血管处于扩张阶段,吸收的速度就更加惊人;而毒素进入血液后,如果患者之前喝了酒,其毒害作用会扩大5倍甚至几十倍,因此尽管用‘毒内裤’吸收毒药的量不大,但也能置人于死地。”
      李玉琴之所以没把“毒内裤”之事告诉杨志洪,是不想把他扯进这场离婚大战中,她自认为有能力全身而退与杨志洪重温旧梦。却不曾想到,螳螂捕蝉黄雀在后……
      李玉琴嫁给富豪,由于没有共同语言,守着一堆冰冷的钞票过得并不幸福,初恋情人的出现,点燃了她的激情,她飞蛾扑火,想与初恋情人重温旧梦,再续前缘。殊不知,此时的初恋情人早已不是13年前的那个他――他离了婚、欠了债、嗜赌如命……
      而这些变化,李玉琴都不去了解也不想去了解,她只是固守着自己初恋的“偶像”,放大了初恋时懵懂而虚幻的情怀,于是,悲剧发生了。她拿着丈夫的几十万血汗钱用于“救赎”那个不值得为之付出的男人后,企图杀掉丈夫与“初恋”双宿双飞,却没想到“初恋”反戈“除掉”了她!
      与其说是杨志洪给李玉琴下了蛊,不如说李玉琴被自己的“初恋依赖”蛊惑了。时间流逝会改变很多东西,希望现实能够擦亮怀揣“初恋情结”的人们的眼睛。

    • 范文大全
    • 说说大全
    • 学习资料
    • 语录
    • 生肖
    • 解梦
    • 十二星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