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散文大全 经典语录 励志故事 学习资料 网名大全 游戏名字 周公解梦 十二生肖 笑话大全 十二星座 个性签名 说说大全
  • 散文大全
  • 经典语录
  • 励志故事
  • 学习资料
  • 网名大全
  • 游戏名字
  • 周公解梦
  • 十二生肖
  • 笑话大全
  • 十二星座
  • 个性签名
  • 说说大全
  • 范文大全
  • 创业指南
  • 致富视频
  • 【要爱得和他们不一样】 我们爱让世界不一样

    时间:2019-04-16 02:53:36 来源:有好资料网 本文已影响 有好资料网手机站

    相关热词搜索:爱得

      一      父亲又一次打电话过来时,我正在公司为一个文案而和另一位副经理拍桌子。   我没看号码,接过来,怒气冲冲地问,谁?   父亲那边的声音是缓慢的,他喊我的乳名。问我,你这段时间,用钱不用?
      是去年,因为堂叔做生意欠了别人一大笔钱,然后举家动员,为他借债。在我这里,由父亲出面借的钱,说起来数目也不算太多,一万元钱,但这一万元钱在农村可算得上一个大数目了,父亲几乎每一次打电话过来,都是这个话题。
      我因为气不顺,随口说了句,爸,烦不烦啊你,我说过了,什么时候有,让他们什么时候还就是了。我这边不急用。
      电话那边是沉默。
      父亲在村头开了一家小杂货店,我曾经无数次地劝过他们,年龄大了,该享福了,那家小店生意也不好,一分一分地挣钱,还不如早早盘给别人。
      说这话时,父亲就显出很中听的样子,只是过后,还是我行我素。我也因此发过脾气,可是母亲却说,这杂货店干了这么多年了,他不舍得。
      要是不急用的话,再晚个时候,你堂叔现在日子虽然缓过来了,但是还是紧巴巴的。沉默片刻后,父亲在电话里继续说。
      来到这个城市十年了,我终于一步步从业务员走到了副经理的职位,只是生性太硬,脾气又不柔顺,于是便得罪了一部分人,遇到业务上有纠纷的时候,他们往往呼啦一下就站在了我的对立面。我也曾无意间在过年回家时,说过这些事,可只是说说而已,父母都是农民,去过最远的地方就是县城,能给我出什么主意呢?
      上次借钱,父亲好不容易才张开了口,其实,向自己儿子借钱算得了什么。虽然说在公司做得并不太顺利,但是总的来说,薪水还是不错的,加上妻的工资,每个月总能积蓄下一些。有些同学、朋友在资金周转不畅时,也曾来借过钱,但从没像父亲这样,每次打电话都要提起。
      而且,似乎在他的意识里,我每时每刻都会惦记着这笔钱一般。
      
      二
      
      记得那时刚刚在城市里买房的时候,父亲第一个打出了反对票。
      那个时候,我刚刚做到业务主管,每个月的工资还不到三千元。但那时城市的房子也便宜,才两千元一平方米。可是,这两千元一平方米,放到父亲那里,也让他瞪大了眼睛,问我,什么,一平方米两千元?
      语气中的感叹毋庸置疑。
      我点点头,父亲点了根烟,沉默了片刻,说,我看,这房子还是不买的好。两千元,你一个月能收入多少?
      我笑着说,不是这样的,我能按揭,就是贷银行的款,然后分月还给银行。
      做了一辈子小生意的父亲突然有点儿激动,说,贷款,贷款那是咱老百姓干的事吗?你还不上怎么办,分月还给银行,那么一大笔钱,你还多久,还吃不吃饭啦?
      我老老实实地说,三十年。
      父亲一下子不说话了,沉默了一会儿。饭桌上的气氛变得有些尴尬。他斩钉截铁地说,不行,我看这事不行。还是在家里,一片院加上房子才一万多点,而且传几辈子都没人管,我看这买卖不能做。
      其实当时,我已经快攒够了首付,只差了一点点,回家找父亲援助。
      母亲在一边打圆场,说,算了算了,今天先不说这个事。不过房子这个事,要从长计议才是,不能觉得想要就买。
      母亲的这些话,我倒是听过很多,在我下决心买下这套房子的时候,也有很多朋友劝我,房子这事要从长计议,要看准了地理位置,或是看好升值潜力再出手。但从来没有人如父亲这样,经过他小商人的计算,一下子就回绝了。
      一顿饭吃得无滋无味的。只是到我最后走的时候,母亲依旧拿出了我需要的数目,对我说,你爸就那个脾气,别和他一样,这钱还是他让我给你的,说你长大了,自己有主见了,自己就看着办。
      房子买了三年,我决心买车。问过好多朋友同学,都说车这东西属于消费品,但出外旅游或是回家探亲,实在是方便,然后就有好多人给我出主意,从车型到外观,也有人劝我不要买车的,说实在是烧钱。
      我也曾经因了这事,打电话问过父亲,他在电话里沉默了一会儿,说这事我不看好。
      我疑问。
      他淡淡地说,不安全,天天看电视,那么多出车祸的,你没看过吗?你还说开车回家,这么远的山路,多年的老司机有时还会出事,我就不相信你。
      我笑着说,不会的,我们驾校的教练说了,只要是慢点开,根本就不会出事。
      父亲却是坚决反对。
      但等我把车开回去之后,炫耀性地请父亲上车,他却乐滋滋的。但依旧不无担心,在乡间土路上兜风的时候,他在后座唠叨,车是好,可万一出事了怎么办,就算是你再小心,你不撞别人,别人撞了你怎么办,万一在没有人烟的地方抛锚了怎么办。
      他的担心,让我觉得好笑。我的老父亲就是没见过世面,和别人不一样,别人从来没有说过这些杞人忧天的话。
      
      三
      
      父亲终于同意带着母亲一起来我所在的城市住上几天。我曾经邀请了他们很多次,可他就是放不下家里的那个小杂货铺和那点儿薄田。好在这些天,春忙也过了,有了几天空,他们终于答应来这里。
      本来,我想开车回去接他们的,但是却被父亲断然拒绝。因为我说过开车回家一次,路上的花费大约要三百元。算了一辈子小账的父亲对我说,这一来一回就是六百,我和你妈倒汽车坐火车过去,两个人才不到三百元,省了一半。
      我苦笑,我的老父亲,居然没有算计到坐小车过来与乘车过来不同的舒适度。他完全没有想到有车人的方便和活动半径,他更不知道我的大部分朋友都是这样说话:那谁,你过来接一下我吧。
      由于堵车,我赶到车站时,他们已经在车站的广场上等了近一个小时。一见面,我先埋怨起父亲,说开车去接你,你偏要坐车来,风又大,感冒了怎么办?
      在父亲的意识里,城市一直是我的地盘,他看着附近的高楼笑了笑,没有分辩,然后随我上了车。
      吃晚饭时,我执意要求出去吃。就在我们小区附近,有一家叫一笑楼的饭店。装修规格很是不错,而价格又不贵,每每朋友或是同学到来,我总是拉到这里吃饭。几乎每个朋友进大堂时,都是不好意思地说,哎,又让你破费了。然后,我就在心里悄悄地乐,因为这里装修的风格,完全是高档酒店。
      我带父母去吃,也带了点炫耀的心理,这炫耀不同于在朋友间的炫耀,而是想让他们知道,我在这里过的生活,并不像他们想象的糟糕,或者,是想让他们安心吧。
      进门前,父亲犹豫了很久,说,要不,咱回家吃吧。这里要花多少钱啊。
      我笑着说,花不了多少钱的。父亲不了解行情,也就跟着我进去了。吃饭时,他一直很拘谨地坐在那里,每一个菜吃上一点,嗜酒的他,对我拿过来的酒也不让开封。
      我有些纳闷,劝他,爸,你看你,和别人都不一样。
      他笑笑,也不说什么。
      吃完饭,我跑到前台结账,然后在服务员开发票的间隙去了洗手间。
      回来时,看到父亲黑着脸,我坐在那里拿衣服,喊他,爸,走了啊。他还是没有说话,站起来慢慢往外走。
      我讨好般地问他,怎么样,还能吃得惯吧。
      他却哼了一声,再也没说什么。回到家里,趁了父亲不在,我小心地问妻子,咱爸到底是怎么了?
      妻子笑了,小声对我说,服务员把发票送来的时候,咱爸问了句多少钱,服务员嘴快,说了数目,结果咱爸一下子就生气了,说你是个败家子儿。
      原来是因为这个,我也笑了。出了卧室的门,父亲正在那里看电视,我小心翼翼地说,爸,其实,也没什么,同学朋友来了都在那里招待,很平常的。
      我顿了顿,又接着说,你看你,还因为这点儿事生气。
      父亲忽地站了起来,我吓了一跳,他气呼呼地说,别人是别人,我是你爸!
      我一下子怔住了。
      
      四
      
      几天后,父亲的气终于消了。只是偶然间,还提一下那次花费的事情,然后借题在饭桌上发挥一下,说,二百二十元,够我和你妈回去的车费了,我那杂货铺有时一个月也赚不了这么多的钱,你却吃顿饭就花掉了!还攒什么钱,不攒了。
      妻子别过脸去,偷偷地乐。我赔上小心和笑脸,说,不会了,爸。
      和副经理有争议的那份合同出了点差错,原因在我,这一下公司那拨始终站在我对立面的人一下子把我变成了众矢之的,事业上忽然跌到了低谷,经理也训了我一通。工作的不顺,让我情绪低沉,下了班没有回家,喊了几个相熟的同学,聚在了一起借酒发泄一下郁闷。这是我的习惯,来这个城市多年了,心理上唯一依靠的就是这几个同学。
      他们一开始还劝我,说谁都有过这样的遭遇,谁又没有遇到过不公平的事,没必要放在心上,或者说,在一起跟同事就要处好关系,你看看,这下麻烦了吧,人少了知道势单力薄了吧……再往后,每个人开始说自己的烦心事儿,越说越烦,最后,我们几个都喝多了。
      第二天是周末,我醒来后已经是上午十点。
      从卧室出来,父亲正在客厅抽烟,看到我没有说话。我洗完脸,坐在沙发上,随口问,爸,你问问我妈,中午想吃什么。
      父亲沉默了一下,然后抬起头来,我看到了他眼神里全是担忧。他说,到底怎么回事,用钱不,这两年虽然攒的钱不多,但也有个几万块,只不过是定期,你要是用的话,马上给你取出来。单位里的钱咱可不能亏。
      我说,不是这样的,只是合同上的一个失误,没什么经济损失,就是名誉上有点儿损失。
      父亲哦了一声,问我,那怎么办?
      我笑着说,没什么,以后工作注意就行了。这点儿事您就别放在心上了,工作中谁还能不出个事。
      父亲却正色对我说,那也要小心,你一个人在外面,小心行得万年船。
      父亲的言论就是和别人不一样。我刚想反驳,他却又接了电话里的话题,说,你堂叔的钱过些日子就还你,在这里喝个水走个路的都要钱,没有钱哪行。
      想辩驳一下,可怎么也想不出理由来。忽然抬头,父亲沉默地抽着烟,看着我,眼神里面有那么深的忧虑,让我的眼泪差点儿落下来。辩驳的话虽然早已想好,想说,你的思路怎么总是和别人的不一样。
      可是,我最终没说出来。
      这个问题,我自己给了自己一个答案。为什么不一样,因为这些想法,是这个有着担忧的眼神、沉默的算计、杞人忧天的思想的老父亲对自己儿子才有的想法,他和别人那么不一样,爱得那么与众不同。而别人不管怎么样,始终是别人,没有人拿你同自己一样看待。
      我想,以后我爱他,又怎么能和爱别人一样呢?
      编辑 / 孙鲁宁

    • 范文大全
    • 说说大全
    • 学习资料
    • 语录
    • 生肖
    • 解梦
    • 十二星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