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散文大全 经典语录 励志故事 学习资料 网名大全 游戏名字 周公解梦 十二生肖 笑话大全 十二星座 个性签名 说说大全
  • 散文大全
  • 经典语录
  • 励志故事
  • 学习资料
  • 网名大全
  • 游戏名字
  • 周公解梦
  • 十二生肖
  • 笑话大全
  • 十二星座
  • 个性签名
  • 说说大全
  • 范文大全
  • 创业指南
  • 致富视频
  • 一路风雪的博客 [风雪出嫁路:我成了“史上乘坐婚车最多的新娘”]

    时间:2019-04-16 02:52:41 来源:有好资料网 本文已影响 有好资料网手机站

    相关热词搜索:成了 最多 史上 出嫁

      新闻背景:2008年1月中旬以来,湘赣鄂豫皖苏等地普遍遭遇罕见的持续低温、暴雪和冰冻的极端灾害性天气,交通运输受到巨大影响。因为正值春运,无数人被困在路上。1月27日和29日,中共中央和国务院两次召开紧急会议,要求一定要确保人民群众的生命财产安全,让老百姓过好春节。
      2008年1月27日,江苏淮安市一位新郎在接新娘的路上遇到暴雪,为了赶到家结婚,新郎决定带着新娘抄近路步行回家,没想到途中遇到了诸多艰难险阻……
      
       迎亲受阻,新人徒步去结婚
      
      2008年1月27日,江苏省淮安市完全笼罩在几十年不遇的漫天大雪中。这天傍晚,在淮海路一家三星级酒店里,一场婚宴即将热火朝天地展开,新郎和新娘却一直没有露面,新郎的父母在酒店大门口焦急地等待着。
      就在这时,风雪中忽然一辆铲雪车一路轰鸣着开了过来,停在酒店门口,新郎的父母怎么也没想到的是,他们的儿子和儿媳竟然从铲雪车里走了出来。婆婆立即迎了上去,一把搂住新娘说:“孩子,这一路上让你吃苦了……”
      今年26岁的胡雪锋是淮安市楚州区人,几年前,他在南京读大学时,跟来自江苏省盱眙县的同学韩颖谈起了恋爱。大学毕业后,韩颖跟着胡雪锋来到淮安,通过几年的打拼,胡雪锋已经是楚州区政府某局的副科长,韩颖则在一家事业单位当会计。
      2007年底,两人准备结婚,经双方家里商量,他们把婚期选在了2008年1月27日。胡雪锋早早地就做起了当新郎的准备工作,韩颖也怀着即将做新娘的喜悦心情,提前一个星期回家里准备去了。
      然而,老天好像故意跟他们过不去,从1月中旬开始,多年没有下过大雪的淮安开始下起了雪,而且雪越下越大,很多老人说,当地已经有几十年没有下过这么大的雪了。27日一大早,胡雪锋早早起了床,然后问司机路上能不能走。婚车司机都是胡雪锋的朋友,他们跟他开玩笑说:“不能走又怎么样,难道你想让你的新娘被别人接去?这种事又不好改期,反正单程只有100公里左右,我们可以走慢些,你就放心吧!”
      当时路上已经有了半尺左右厚的积雪,好在没有结冰,加上不时有车走过,所以婚车还算顺利地到了韩颖家。见天气不好,大家一点也没敢耽误就冒雪踏上了回程。
      外面的雪越下越大,地上的雪越积越多,路面早被积雪覆盖,前面的能见度只有二三十米,婚车开起来特别费劲儿,胡雪锋和韩颖心急如焚,却一点儿办法也没有。让他们更没有想到的是,当他们来到洪泽县城附近时,忽然发现前面的汽车排起了长龙,一问,原来因为大雪路滑,前面出了一起很严重的车祸,而且路上的几座大桥都因雪大被暂时封闭了,至于什么时候通车,谁也不知道。
      一行人在车内焦急地等待着,没想到一个小时后,婚车就几乎被暴雪覆盖住了,胡雪锋打开车门发现大雪竟然已经深及车门!
      见情况如此,胡雪锋心想,总这么等着不算个事啊!家里早已经万事俱备,婚宴定下了,喜帖发出了,所有的人都在等着自己和新娘,如果等到晚上还不放行怎么办?大活人不能被尿憋死啊!想到这里,他跟韩颖商量。韩颖出身农家,身体很好,性格也很泼辣,她也觉得这么等下去太被动,不如想办法走回去,顺路还能玩玩雪。她甚至跟胡雪锋开玩笑:“就让我们在雪地里举行一场永远难忘的婚礼吧!”
      胡雪锋觉得也只有这样了,于是他们决定和两位伴娘一起走回去,东西全都放在车上,司机在原地等待放行,双方保持联系。这样的话,如果公路放行了,婚车也能很快赶上他们,并不耽误时间,等于上了双保险。
      他们哪里想得到,事情远没有他们预先想象的那么简单,从堵车的地方到淮安,还有40多公里路程,在路上,有无数困难在等着他们!
      
       风雪肆虐,去婆家路有多难
      
      韩颖连婚纱都没脱,只把高跟鞋换成了一双半高跟鞋就上路了。谁知没走多远,大家就在路面上横七竖八地摔了好几跤,堵车的司乘人员像看耍猴一样看着他们直笑。仔细一看才发现,路面上厚厚的一层雪经车辆一压,几乎变成了冰,特别滑,根本就没法儿走。胡雪锋心想,这样不行啊,就算能走回家,恐怕还没到家,人就被摔散架了。
      就在他们不知如何是好时,一位伴娘说,她知道从堵车的地方到淮安有一条小路,要近一些,只有30公里左右,但那条路要翻过一座山,还要渡过一个洪泽湖的湖汊。胡雪锋正在犹豫,泼辣的韩颖说:“还等什么,我都不怕,难道你还怕?正好一路上我们还能看看沿途难得一见的雪中风光!”胡雪锋一想,公路上是因为有车压才特别滑的,小路上没车,一定不滑,再说还近十来公里,于是决定走小路。
      几个人下了公路,拐上了那条小路,为了防止滑倒,胡雪锋从路边折了几根树枝,大家拿在手里当拐杖。开始时,大家还都很有兴致,小路上的雪很松软,他们一边走一边说笑打闹着,觉得很好玩。但走了大约8公里后,几个人来到马步山下,没想到上山的路全都覆盖着半米多深的雪,特别难走。更要命的是,就在这时,新娘韩颖不小心滑入了路边的深沟中,那条沟有两米多深,里面填满了雪,韩颖掉下去就被雪给埋上了。胡雪锋连忙跳下去,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在伴娘的帮助下把韩颖弄了上来。
      经过这么一折腾,韩颖懵了,她坐在地上哑了片刻,忽然哭了起来。两位伴娘见状,也莫名其妙地跟着哭了起来。胡雪锋跟韩颖商量说:“要不,我们回去,继续在车上等?”
      韩颖想了想说:“我们已经走了这么远,如果能走回去,等于又往前走了七八公里,都快到淮安了。”于是大家决定,继续往前走。这时,韩颖发现,她的左脚崴了,走起路来一瘸一拐的,又疼又费力。胡雪锋先是扶着他的新娘走,后来干脆背着她走,说:“你就把我的脊梁当婚车,看我像不像猪八戒背媳妇?再坚持一会儿,到了前面有人家的地方再想办法。”结果他们花了两个多小时,才翻过那座海拔不足100米的马步山。
      雪越下越大,雪片像鹅毛一样,落到身上很快就变成了冰。好在过了马步山,他们很快发现山下有户农家,胡雪锋连忙上前求助。
      这户人家姓贺,老贺见这几个人是为了赶到淮安去结婚才来到这里的,二话没说就提出用小四轮拖拉机送他们。胡雪锋心想,这下好了,拖拉机再慢,两三个小时也能到淮安。
      没想到拖拉机上路走了不到两公里,就因为雪大路滑,几次差点滑下路基。胡雪锋一看,这样太危险,万一出点意外如何是好?不能冒这个险。但韩颖的脚崴了,如果自己一直背着她走,根本坚持不了多久。于是他向老贺提出,想从他家借辆自行车,让韩颖坐在自行车上,自己推着她走。老贺也觉得这种路况开拖拉机太危险,马上就答应了。
      韩颖又打着伞坐上了自行车,由胡雪锋推着前进。胡雪锋问她感觉怎么样,韩颖说:“挺好啊,在这漫天大雪中,坐着新郎的自行车去婆家,太浪漫了!”可是,她还没浪漫够,胡雪锋又吃不消了,因为路上的积雪又松又厚,他们走了不远,冰雪就把自行车的轮子糊了个结结实实,一点也转不动了。这下,自行车不光帮不了他们的忙,反倒成了负担,因为总不能把人家的自行车丢掉吧!胡雪锋只好一边扛着自行车,一边扶着韩颖往前走。
      好在没走多远,他们又遇到一户农家,让胡雪锋感到特别高兴的是,他在农家的门前发现了一辆牛拉车。他心想,这下好了,牛车走在雪中,一定是又稳当又安全。经与老农商量,胡雪锋花了200元,决定雇老农的牛拉车送他们去淮安城。他把自行车暂时丢在老农家,几个人一起爬上了那辆牛拉车。
      尽管雪还是越下越大,但勤劳的老牛拉着车在雪地里却走得很稳当。几个人这才放下心来,因为照这样走下去,再有两三个小时,就能到淮安了。见韩颖双手冻得通红,胡雪锋心疼地把她的双手揣进自己的怀里,韩颖也把他的手揣在自己的怀里,两人相互取暖。胡雪锋仔细一看,韩颖的左脚踝部已经肿了。他一边替她轻轻地揉,一边安慰他的新娘说:“亲爱的,坚持住,我们很快就能到家了!”
      走了几公里后,他们来到了洪泽湖边的临淮渡,从这里必须乘渡船渡过一条50多米宽的湖汊。让他们没想到的是,老渡工坚持只渡人,说牛车太大太重,不能渡。如果不渡牛车,过湖之后怎么走?胡雪锋说尽了好话,但老头就是不答应,说:“你看船这么小,牛车那么大,还有那头老牛,老牛没坐过船,它肯定在船上不老实,万一出了事,这冰天雪地的,你说怎么办?”
      既然话说到这个份上,人家又是从安全角度说的,胡雪锋便不好再说什么了。几个人只好先坐在那条小船上过了湖。此时已经快下午3点了,湖边除了老渡工的小房子外,到处都是白茫茫一片。老渡工请他们到屋子里取取暖,胡雪锋请老渡工想办法给他们弄了点吃的。就在这时,胡雪锋发现,老人屋子的墙角有一块半米宽、两米长的建筑模板,他灵机一动:何不用这块模板做个“雪橇”,我拉着新娘走?
      于是他给了老渡工50元钱,想买下那块模板。老头坚决不收钱,把模板送给了胡雪锋。胡雪锋又找老人要了一些绳子,把模板拴好后,让韩颖坐在上面,他在前面像纤夫一样拉着走,果然很好。可是,没走多远他就发现,因为模板是个完整的平面,虽然在雪地上拉起来并不费力,但模板前端很容易陷入雪中,要想顺利地拉着走,必须一边拉一边把模板往上提,特别费劲。但不管怎么说,这也比背着新娘走着强啊!
      就这样,几个人在雪地里又折腾了一个多小时,胡雪锋已经是筋疲力尽了。
      
       终于抵达,谁坐过这些婚车
      
      就在胡雪锋快要绝望的时候,他猛然在路边的一个农家门前发现了一辆小板车。已经尝到牛车甜头的他连忙上前求助。车主姓江,是马步山林场的职工,他的家里只有小板车,没有牛,但有一头驴。听说他们在这样的暴风雪天里要赶着回家结婚,30多岁的老江二话没说就把驴套了起来,准备用驴拉着小板车送他们。
      老江套车的时候,胡雪锋奇怪地问:“老江,怎么你一个人在家?老婆孩子呢?”老江不好意思地说:“不瞒你说,我还没找到老婆呢。我没钱,再说,谁愿意往这山里嫁啊!但我看到别人结婚也感到很幸福,看着你们风雪之中患难与共恩恩爱爱的,真让人羡慕,放心吧,我一定把你们送到淮安。”
      然而,虽然老江特别热心,但那头驴却不听他的。因为驴远没有牛老实听话,所以老江准备让胡雪锋扶着车把,自己牵着驴在前面拉车。没想到可能是那驴长这么大从来没见过这么大的雪,又看不见路,它根本就不敢走,所以任凭老江怎么驱赶它,它就是不迈步。实在没办法,老江只好抱歉地说:“看来只有我帮你们拉车送新娘了。”韩颖感动得不知说什么好,但老江说:“没事,反正这大雪天,闲着也是闲着,还不如跟你们在一起沾点喜气。”听得胡雪锋心里酸酸的。
      可是,走了没多远,老问题又出现了:路上的雪和冰很快就糊满了小板车的轮子,车轮不转了,拉起来特别费力。找个棍子好不容易把冰雪捅掉,但没走多远又糊上了。
      再也没办法了,胡雪锋只好再三向老江表示谢意,然后扶着韩颖上了路。好在这里离淮安城只有不到5公里,只要坚持下去,也许要不了多久就能赶到家了。
      没想到在雪地里几十公里走下来,那两位年轻的伴娘也累得走不动了,她们拖着越来越重的双腿,在后面落得越来越远。胡雪锋又要照顾他的新娘,还不能丢下这两位伴娘,感到身心俱疲。韩颖见丈夫浑身冰雪,头发眉毛都白了,像个老头,她非常心疼,说:“亲爱的,这次让你受苦了。”胡雪锋喘了口气,说:“没事,再累我也高兴,因为我这是为了当新郎娶老婆啊!”忽然,韩颖笑了起来,说:“你以后老了,眉毛胡子都白了,大概就是现在这个样子吧!”胡雪锋说:“只要你不嫌弃,我一定跟你白头到老!”韩颖白了他一眼,说:“尽瞎说,就凭这次成亲的经历,就会让我终身难忘,我怎么会嫌弃你?”
      就这样,几个人又在暴风雪中艰难跋涉了一个多小时,下午5点钟左右,他们踏上了通往淮安城的公路。虽然这里已经是市郊,离城里只有四五公里了,已经远远地看到了电视台的铁塔,但公路继续被封着,路上没有任何行人和车辆,他们已经在雪地里折腾了将近10个小时,筋疲力尽,再也走不动一步了,全都顺势倒在了雪地上。
      婚宴定好了晚上6点开始,眼看着只有不到1个小时了,如果是平时开车的话,眼前这四五公里也就是一脚油门的事儿,就算是步行,半个多小时也就到了,但此时此刻,这几公里在胡雪锋他们的眼里却成了万里长征。他心想,看来,婚宴前是赶不到家里了,真想在雪地里好好地睡一觉啊!
      几个人就那么在雪地里躺着,什么话也不想说,胡雪锋已经放弃了在婚宴开始前赶到家里的想法,因为那太不现实了。
      没想到就在这时,远处传来了轰隆隆的机器声。胡雪锋像听到天籁一样,一个骨碌爬了起来。没想到是辆军用坦克车,原来这是当地驻军用坦克车帮助除雪来了。他连忙跑到路中间,拼命把坦克车拦了下来。当驾驶员听说他们是步行了几十里到城里去结婚的,而且新娘的脚还受了伤,正好坦克车也顺路,就捎上了他们。但走不多远,因为坦克车可能破坏路面,不能进城,热心的坦克车驾驶员主动帮他们拦下一辆铲雪车,铲雪车一直把他们送到酒店门口。
      就这样,下午5点50分左右,在众多好心人的帮助下,胡雪锋带着他的新娘一身风雪地出现在婚宴酒店里,四个人全都累得瘫倒在椅子上。
      这四个人,从上午8点30分上路,在漫天大雪中艰难跋涉了将近10个小时,在没膝深的大雪中走了30多公里,新娘韩颖穿着婚纱先后乘坐了轿车、拖拉机、自行车、牛车、渡船、“雪橇”、驴车、小板车、坦克车、铲雪车等各种“婚车”。听了他们这一路的经历后,所有人都十分感慨,有人说韩颖一定是“史上乘坐婚车最多的新娘”。
      韩颖自己也悄悄地对胡雪锋说:“这个婚我结得一点儿也没有遗憾,因为从来没有人像我这样坐过那么多婚车,除了这些,还有你的爱……”
      
      编辑 / 尤 雅

    • 范文大全
    • 说说大全
    • 学习资料
    • 语录
    • 生肖
    • 解梦
    • 十二星座